usa-flag • 亚特兰大

当前: 首页 > 生活智库 > 人在北美 > 美国学校的拼爹主义,寒门学子难入“重点中学”

美国学校的拼爹主义,寒门学子难入“重点中学”

2017-01-05

 “重点中学”和美国公共教育的痼疾精英教育竞争的低龄化,与美国公立中小学校质量江河日下的教育危机,形成一个尖锐的对比。美国上层精英不但继续保持高比例的私立贵族中学校友数量(包括现任奥巴马总统和拜登副总统),更为了延续这种社会地位,而纷纷将下一代送去昂贵的私立学校。奥巴马总统的两个千金便是例证,奥巴马曾经公开对美国NBC 电视网记者承认:公立学校的教育质量显著低于他的两个女儿就读的贵族私立学校。

  这种贵族教育的前提是金钱,自不待言。奥巴马政府在解救金融危机时,曾经规定接受救助的华尔街高管年薪不得超过50 万美元,引起华尔街怨声载道。《纽约时报》不无中肯地指出,这些人光是每年送两个子女上私立学校的费用就已经超过10 万美元,50 万美元一年,扣除所得税之后,实在是没法过日子。

  对于一般收入的知识阶层父母而言,这确是子女教育的一大难题。曾经酸溜溜批评蔡美儿的《纽约时报》大牌专栏作者布鲁克斯也指出,收入并不丰盛的华盛顿联邦政府要员,都千方百计把子女送进贵族预校,而对大部分中产阶级父母而言,公立中小学还是唯一切实可行的教育方案,但是他们因此不得不面对美国公共教育的质量危机问题。

  对于尖子学生和他们的家长来说,在美国公共教育体制内,“重点中学”几乎是提高未来精英教育机会的唯一途径。美国公立学校遵循按家庭住址就近入学的学区制,在小学阶段,突出的学生最多只能在本学区内就读“尖子班”,唯一可以跨学区入学的是有“磁石学校”之称的“重点学校”,绝大多数是中学。

  这些学校大都通过考试和种族平衡的考虑,跨区招收尖子学生,所以在教育界通称“考试学校”。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历史比哈佛大学还悠久的波士顿拉丁学校,和历史超过百年的纽约史岱文森高中。其他较为著名的还有纽约布朗克斯科学高中、亨特学院高中、弗吉尼亚州托马斯· 杰斐逊科技高中等等。

  美国常春藤名校招收的“寒门子弟”,大量来自这些“重点中学”。例如《纽约时报》曾经报道,与奥巴马出身夏威夷老牌贵族中学不同,芝加哥黑人区长大的奥巴马太太米歇尔,便是从芝加哥当时唯一的重点中学脱颖而出,考入普林斯顿大学本科,然后获得哈佛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最后成为社会精英。

  但是,重点公立高中所面临的问题也不少。首先,这些重点中学属于公立学校体系,如果过多地占用主要来自当地房产税的教育经费和其他资源,必然会引起普通学校家长的不满和抗议。美国联邦政府原来唯一一个用以资助天才教育的贾维茨计划(源自已故纽约州联邦参议员雅各布· 贾维茨),早就被国会取消了经费,而入不敷出的各州政府近年来在教育开支上也是一再缩减。由于针对少数尖子精英的天才教育难以获得一般公众的热情支持,更是难逃成为裁减开支对象的命运。

  据斯坦福大学教育专家统计,全美有两万多所公立高中,其中教育条件比得上私立贵族预校的,只有165 所“考试学校”。有19 个州根本没有这样的尖子学校,就算像洛杉矶这样的大都市,竟然也没有一所这样的公立“考试学校”。

  米歇尔· 奥巴马回忆她上芝加哥重点中学时,必须每天凌晨6 点搭乘公共汽车,花费一个多钟头穿过整个城市才能到校。笔者有一位加州友人的女儿考进哈佛之前上的也是这样的公立重点中学,整整四年每天搭乘商家组织的专门客车上学,单程也超过一个小时。可以估算一下,四年高中下来,一个尖子生为此丧失的宝贵时间,原本可以投入到学习和其他活动上,增加自己的竞争优势。

  这样的情况使得高质量重点中学成为严重稀缺教育资源,僧多粥少,入学竞争极为激烈。例如上述弗吉尼亚州托马斯· 杰斐逊科技高中,每年招生480 名,却有3300 多名学生报考。其结果便是大量资质出众的尖子中学生不得其门而入,被迫混迹于普通高中,而失去高质量教育机会。

  其次,在公立学校体系中,由于很难实施常春藤名校采纳的凭“全面素质”招生,只能普遍采用严格的以考分划线的标准,结果导致亚裔华裔的高比例,以及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学生的相对匮乏,造成了相当不正常的学校环境。例如,亚裔在全美高中生中的比例约为5%,在重点中学的比例却超过了20%。托马斯· 杰斐逊科技高中甚至出现了黑人学生组织缺乏成员、由白人出任会长的局面。

  这些公立重点高中的入学竞争之激烈,是精英教育竞争下延的例证,而入学之后的学业竞争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择手段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其中,史岱文森高中的学生考试作弊案是一个典型。以科学教育著称的史岱文森高中算得上是世界名校,校友中已经有4 名诺贝尔奖得主,入学全凭严格考试,录取的是大纽约区最出色的学业尖子,据《华尔街日报》统计,史岱文森高中的毕业生有近一成进入了美国顶尖名牌大学,属于美国公立中学中的翘楚。

  正因如此,史岱文森高中的学业竞争异常激烈。2012 年夏季传出的近百名学生在并非紧要的公共课程考试中利用手机短信作弊的丑闻,或许只是冰山一角。作为拥有百多年历史的名牌中学,史岱文森高中的这一大规模作弊案震动美国教育界,也显示了美国精英教育“割喉”竞争的低龄化。《纽约时报》引述的史岱文森高中一位应届毕业生的解释“只要几分之差就能决定是否进得了常春藤学校”,很好地说明了作弊的动机。

  “重点中学”即便有各种不足,仍然是寒门子弟进入名校的重要跳板,但是,这些“重点中学”隶属于公共教育体系的特性,令它们无法避免政治的干扰。

  2014 年,在纽约最新选出的“极左”市长白思豪的鼓励下,若干纽约州议员提出议案,要求改革纽约市8 所公立“重点高中”现有的考试入学招生制度,以增加黑人和拉美裔的入学机会。这可算作是用政治手段来干预教育竞争的最新事例。纽约市的现有制度因做到了“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两年前还获得了当时的市长彭博的高度赞扬。而一旦削弱考试入学的制度,目前在这些名牌高中比例超过一半的亚裔学生接受精英教育的机会将会大大减少。大纽约区是华人积聚之地,其中大部分都是辛苦劳作的工薪阶层和小业主,全力打拼为子女创造教育机会。因此这一威胁到华裔教育竞争优势的事态,不能不引起美东地区华人社区的高度关注。

  总的说来,除了有幸挤进165 所重点“考试学校”的1% 的尖子高中生之外,公立中学与私立贵族“预校”学生之间的质量差距越来越大。笔者曾经粗略统计:贵族“预校”毕业生进入常春藤名校的机会,是公中学毕业生的5 倍!上图清楚地反映了私立对公立中学名校的升学率优势。难怪近年来从老小布什、克里、麦凯恩、奥巴马到罗姆尼等大多数总统候选人都是贵族“预校”毕业的精英教育产物。